寻找内心幼小自我之旅,我很怀念它

寻找内心幼小自我之旅,我很怀念它

| 0 comments

我想说,这并不是关于小萝莉与小正太的早恋故事,不是青少年校园暴力研究,也不是挑唆少年偷窃或者离家出走的反面教材,更不是家庭问题对于少年成长影响的写实报告。这部电影的内容是十三岁的孩子所看不懂的。
它的主题,与爱情无关,与成长无关。
或许一个脱胎于稚纯,经历过些许世事颠簸,但棱角尚未打磨殆尽、内心尚存净土的成年人,坐在电影院里,能够体会到电影所想传达的某种普适的审美与共鸣。
这是一场关于每个人的自我的童话。

       最近有幸看了许多电影的点映,真觉得陈国富监制下的《转山》和这部《星空》可以在年末的时候为中国电影市场掀起一阵关于梦想和青春的热烈希望。在看《星空》场的时候大家都从很远的地方过来,但是主办方迟迟不让我们入场,所幸最后还是放人了,虽然我只能和朋友坐在影院过道的台阶上看,但所幸这个片子没有让我们失望。

十三岁是稚嫩美好的年龄。十三岁的感情是知足的、纯粹的不参杂任何情欲的感情。梵高莫奈雷诺阿是感情热烈的纯粹艺术家。艺术是感情纯粹集中的表达。法国是所有人心目中有关艺术的世外桃源。爵士乐、红酒和地毯是上等阶级的代名词。没有蚊虫叮咬的森林,摆满蜡烛的废弃教堂,森林里干净隐蔽的小木屋,平静湖面上的小木船……导演用尽一切手段,布景、环境、室内、室外、音乐、特效,来渲染一种“唯美”的氛围。一切的一切,都是一种生命中“美好”事物的代名词。故事要建立在这种“美好”之上。

【随便念叨几句,关于电影】
    影片的开始我很难讲自己带入,终归台湾的小演员跟日本(想起差不多同年龄的《告白》)或者欧美(《孤儿》、《水果硬糖》之类)的小演员相比,眼神的飘离和出戏,还有在明显背台词的感觉都会让观众有些脱离,但是徐娇在重场戏上的表演还算可圈可点,她也终于做回了一个清新可人的小姑娘。男主角林晖闵因为是第一次演戏,所以还是可以理解的。影片有几米的画风做强大的后盾,所以片中的动画插入将青春的童话展现的淋漓尽致,可以说台湾在这部电影中展现了自己的后期实力。
    回想台湾电影,我看的并不是很多,倒是觉得无论台湾电影如何转型都能闻到电影里夹杂着的浓浓青春和淡淡忧伤,无论是《海角七号》,林书宇导演第一部戏《九降风》也好,台湾电影新生代代表的《艋胛》、《不能没有你》也好,《蓝色大门》、《盛夏光年》、《练习曲》之类更不用提,你可以轻易的从这些电影里嗅到台湾海风。说实话《星空》这部电影就同《双瞳》一样,我恍惚以为它是香港的作品,可能《双瞳》更有港片儿的味道,也算是创造了台湾电影的一大票房神话,因为林书宇导演确实在镜头的运用和剧情的处理上突破了一些台湾的固守思维,小清新画面倒是没有因此减少。但是很遗憾最后桂纶镁的登场,虽然她很美,演的很好,总觉得有些故意讨巧了。其实这个片子本身就很好,没有桂纶镁,也会有票房的。当然,影迷就是这么挑剔难搞,所以不用搭理我着无病呻吟。

一双幼小的主人公,是观众窝藏在内心身处的自我,是心里那块净土。那个幼小的自我很容易感动,会在心里感激对窗传来陌生的音乐;那个幼小的自我很敏感,会因模仿关注对象的一举一动而快乐;那个幼小的自我很易怒,会躲在楼上捶打汽油桶宣泄;那个幼小的自我很自尊,会拒绝一切外来的关心;那个幼小的自我也可以很勇敢,会为了想要保护的东西奋不顾身大打出手。

【痴人说梦下,关于星空】
    这不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13岁的时候,总有一些感情懵懂的介于爱情同友情之间的,谁也说不清楚的关于年少时的记忆。会有那么一个人,在你怯懦的时候你想让他陪着你;会有那么一个人,在你开心的时候你愿意同她一起分享;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说出那句“陪我去看星星吧”。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爱情。
在剧情上,这个影片在忠于几米原著的基础上,进行了适当的延展。13岁的小美就像客厅里的那条小金鱼,在狭小的金鱼缸里固守着自己的小幻想。随着爷爷的离世,父母的离婚,金鱼缸最终随着一个美丽的镜头摔在了地上,狠狠的碎了,随之通过小美的主观视觉展现了小金鱼垂死的翻腾。就像片尾小美最后的自白,其实13岁的我们真的需要大家来善待,也许只是一个温柔的眼神,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是善意的微笑。我想小美之所以执着于爷爷,可能就是因为爷爷对她的温柔和给她的温暖让她难忘怀念,也是爷爷的离去才让维系她这个家不至于支离破碎的扭断撕裂。“星空”自始至终都只是串联整个剧情的线索。那块儿缺失的拼图就像你自以为破碎的青春,失去的快乐家庭,离开的朋友,不在了的爷爷,补全的那一天才发现你宣泄的一切其实也无法如此,一切也都会过去,结束的总该结束了。至于“我们一起去看星星吧”恐怕也只是小美想去追忆爷爷的借口,小美觉得去了那里,兴许都能好起来,兴许可以见到爷爷,兴许爸爸妈妈可以和好,而倔强的她又不想将实话告诉小杰,只能以我们去看星星吧为理由。其实星空之于小杰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望着这个相处虽然短暂却难得的小女孩儿的背影,小杰搬来搬去的宿命也不会得到改变,但是只要能多在一起会儿就好了。这也是星空最终只短暂的出现了几秒的原因,无论对于小美还是小杰,最重要的都不是那个星空,而是蕴含在星空里的如同那画中热烈绽放的星星一般有幼小的体会着生命的自己。因此当星空的迷雾终于散开,小杰背着小美急促跑在草地上,星光照亮了他们的道路,温暖了他的脸庞,他抬头看了一眼,没有停留。因为就像导演说的那样,对小杰来说他身上背着比星空更重要的人。
    有的网友说,觉得整个电影太平淡了叙述,没有情绪的爆发点。其实我不这么认为,本片情绪的载体有很多。拼图:心中美好愿望的象征,因此小美执着的想和父母拼好,想给它补完整,也是最后小杰寄给他那一片拼图的深刻意味,13岁的落幕,就像每一场烟火的完结,心里突然空空的却也满是回忆。在影片最后的最后长大后的小美在巴黎看见的那个店铺,有着残缺的美丽,每一幅画都缺了重要的一个位置,也是在今天,我们长大后才能发现,不完美成就了完美。没有缺失,便不觉得什么是美好。还有那个可以宣泄悲伤的舞蹈,大象,折纸的玩偶,化成飞跃星空的火车。细细体会,感情的起伏是跟着画面一起变化的。
    而全剧的情绪爆发点,就是在小美昏睡的梦中。这个桥段安排的比两人一起看星空要好很多。小美在梦里追着小杰的脚步,刚要触碰小杰的脸庞(其实这个感觉小演员演的感觉没有出来,小杰的表情应该是即将要分别的感情,而不是恐怖和阴森=
=),小杰开始破碎,小美先是吓得没敢动,画面下面出现了小美手拉手在一起的父母,表情反打惊讶带着开心,随后父母的手最先开始破碎,小美急忙上去捂住,她是多么不希望多么害怕父母分离。而最后一个场景回到了爷爷的小屋,爷爷回头温柔的笑,伸手过来揽住小美的肩,小美有点儿担忧,
害怕爷爷再次破碎,而这回没有,小美开心的扎进爷爷的怀抱。破碎的拼图是不能改变的现实,爷爷的怀抱是她路途追寻的最终,尽管只是在昏睡的梦里,至少醒来后,她可以坦然的面对分别与失去,因为曾经的一切可以温暖我们幼小的灵魂和羸弱的身躯。过去的终将过去,长大的,也只有自己。

拼图,是幼小内心一种完美主义倾向。拼图缺失的一块代表着生活出现裂缝,不再完美。

【我的13岁,关于长大的只有自己】
    八年前,几米的另外两部作品被拍成了电影相继上映,《向左走向右走》和《地下铁》。那一年我觉得金城武很帅,那一年我还不知道电影是为了什么,那一年我也13岁。
    13岁是一个尴尬的年龄,面对世界充满好奇与胆怯,却带着小学时候的纯真和稚气。13岁的时候我也曾经认识一个男孩儿,男孩儿喜欢篮球,我像小美模仿小杰偷东西一样,想去体会这个男孩儿的心情,经历他所经历的。我们一起听周杰伦,一切唱着《开不了口》,一切看着窗外下着的雨,闻着雨后泥土的芳香,无话不谈,无乐不作,以为青春就可以这样无忧无虑的度过。可终有一日我们还是失了联系,八年了,可能还需要等更久更久,某一天可以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再次相逢,热泪盈眶。13岁的时候遇见的不是初恋,而是比初恋更美好的,曾经相信会成为青梅竹马一起陪伴对方长大的另一个自己。
13岁那年,父母挥刀相向,父亲死性不改,母亲最终还是离开了他。我没有像小美一样离家反抗,我只能选择默默的接受,对父母双方都好,尽管不快乐的只有我自己。分开的那天,我们一起从原来的家搬走,父亲的车向左开,母亲带着我的车向右开。我趴在后窗上望着车子远去的背影,我的夏天,我的13岁,结束的也比很多人要早一些。
    成年人觉得13岁的小孩儿这种感情会不会太成熟了,而13岁的少年少女们恰恰觉得这个故事像小学生一样幼稚。
    突然想起彭浩翔《AV》里的那句话:
    ——当你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重要的时候,世界才开始准备原谅你的幼稚。
    曾经以为13岁的自己就想了发了霉的过期罐头,还没被人打开品尝就已经自行报废。现在后头看看,那段时光,那些回忆,是世上最饱满的美好花蕾,是即将窜着高空的烟花,是迷雾正在散去的星空,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再也回不去的13岁。
亚洲城官网,    长大的,只有我自己。因为所有关于那时的人,那时的事,都定格在那永恒的瞬间。

“爷爷”是疼爱和保护幼小自我的意象,爷爷的逝去代表着幼小自我失去了庇护。需要独自面对外界的风暴。

    记得一句关于梵高的话:“灿烂到极致不是黯淡就是死亡,所以梵高也只能,毁灭了自己。”
    星空这么美,青春这么美,世界这么美。
    还好,我活着。
    13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父母的离异代表着一切成人世界里所要面对的破碎和无奈;而校园比赛以及后来引出的暴力事件代表着来自同辈的竞争和压力。一个是远虑,一个是近忧。

面对这些,每个人内心那个幼小的自我,首先想到的当然是逃避,而最佳的避难所则是曾经为自己提供庇护的,爷爷的住处——一所远离成人纷争、同辈倾轧的隐世山林中的木屋。这次逃家的目的只有一个:看星星。而为什么要“看星星”呢?因为辽阔的星空会让人觉得自己的烦恼都变小了。一种自欺的、形而上的思维方式。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得以生存。

逃逸,和躲藏。是在污浊纷扰人世中,保留内心幼小自我的唯一方式。

然而,幼小的自我实在是太羸弱了,以至于一场雨就淋坏了身子,不得不提前结束这场旅程。这也是暗示着某种纯粹美好事物的脆弱和短暂性。

为什么说与爱情无关?因为没有性。只有灯照剪影的一点点浅尝辄止的性暗示。像甜汤里加的辛辣作料,用以吸引观众。一双小儿女之间,只能说是,寒冷中相互依偎着取暖的一对小兽。牵牵手,吻额头。只是温暖。
为什么说与成长无关?因为没有拔节。小姑娘所有的青春只凝结为一句话,请温柔的对待我们。成长的只会是我们的身体、心智和阅历。这个幼小的自我,在我们的内心深处,要么躲藏,要么死亡。永远不会成长。

这也是为什么我并不喜欢这个结局的原因。即便桂纶镁如何美丽窈窕,我扔不愿见苍白无辜的小女孩换了面孔。本来与爱情无关的电影,非要加上一个言情的结局。最后的相遇,更像是一种狗尾续貂,用以取悦观众的补丁。为了故事而故事,为了圆满而圆满。
这种“圆满”是通过每一幅拼图缺失来表达的——女孩作为最后缺失的一块,最终回到了男孩的心上。也暗合了圣经里夏娃是亚当的一根肋骨的一种回归。缺憾,一直是几米漫画的几大主题之一,他一直企图用一种完美的方式来诉说不完美的存在,好让这种教化看起来不那么残忍。成人童话,应该是。

整场电影下来,两个小时,就好像跟着小女孩坐着火车到星空减遨游一番,完成了一场舒适的心理按摩。我只记住了一句话:虽然,一切都会过去,在放手之前,想要抓多紧,就抓多紧。

这次遁逃,那么美,美的让人无法释怀。

这部电影汇集了所有十三岁的我喜欢的元素,朦胧唯美的故事线,青梅竹马的伙伴,偶像明星的主题曲,考究的画面转帧。电影里的小女孩,都像极了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妹,尖尖的下巴颔,清丽干净的脸蛋。她的家庭,装潢消费、梵高莫奈,优渥的生活,精致的器物,优雅时尚的父母。甚至刘若英举着红酒坐在桌前的端庄举止都像极了年轻美丽的婶婶。是的,蔓延了整个童年的向往、艳羡,关于幸福的幼稚定义,都在这部电影里。

但我只给了它四颗星。因为我不再是十三岁,不再憧憬羡慕那样的生活。因为我觉得这部电影缺少一种优秀电影所具备的精神内核,一种对现实的关怀。
电影只做出了一种形而上学的陈述,并没有探讨女孩的成长问题,没有解决幼小自我的生存问题:是任其死亡还是建立起强大的外壳将其深锁?纯善敏感的自我与风雨交加的外界之间的冲突,绝对不是一场遁逃就可以一劳永逸解决的矛盾。

就像是,灯亮了,散场了,不管在电影院再坐多久,观众们还是要回到现实中去。电影够美,但不够真。所以离开的一刻,愈发显得残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