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比虞姬别霸王,自己成全

不比虞姬别霸王,自己成全

| 0 comments

他说跟他唱一辈子戏,就真的是一辈子。不差分秒,毫无破绽。可又有多少人明白他的相随,他的霸王也不过讲那句话当成戏言。别人总说那是戏,只是人前人后的表演。他不以为然,偏执狂般的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可他是真虞姬,而霸王确实假霸王。于是,一次又一次,他的霸王选择保全自己,一次又一次,他就真如虞姬一般死生相随。那把最后结束一起的剑,反倒成了他最后的见证。远处传来的讽刺,他充耳不闻,只是看着霸王的背影,任凭生命消失。霸王别姬,又何尝不是虞姬别霸王。他成全霸王,成全了世界,却终究跟自己过不去。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河图《倾尽天下》

《霸王别姬》是一场悲哀的戏,看完后,内心会有一种空荡荡的寒气游回。

里面经典的台词有许多,但是当我观看的过程中,有一句人尽皆知的台词,从程蝶衣的师傅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仿佛那句话不仅是对程蝶衣说的,好像也是对我说的:人只有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程蝶衣一生命运坎坷。母亲是个窑姐儿,他的一只手天生就是六指,为了进戏班子,母亲硬生生地将他多余的一指截断。好容易才进了戏班子,偏偏让男儿的他学演虞姬。不知是命运要给他一个成全还是他必须要给命运一个成全,总之,程蝶衣屈服了命运,担承了这个角色,从此他只是虞姬。

无论是活在清国里的公公,民国的袁四爷,日阀的青木,还是共和国的小四,这些人每个人代表了一个时代,可是这些人都给了程蝶衣什么?他们给他做了坎坷命运的垫脚石,一步一步逼着他去看清虞姬的命运。

看着程蝶衣的命运,除了时代交给他的悲哀,我更加肯定了一句话:没有谁是谁的救世主。这句话本是我的生活经验所得。就像戏中名妓菊仙的妈妈对菊仙说的,自个儿有自个的命。程蝶衣有程蝶衣他自己的命。可他还是痴痴地将自己的命交给戏里的霸王。他忘了戏里的霸王走到戏外也只是个戏子,不再是霸王,而他走到戏外只是程蝶衣,不再是虞姬。

他为了在台上扮演霸王——他的师兄,他接近袁四爷得宝剑,从日本军营中营救出师兄,在一场官司中,他宁可死也不愿离开师兄。因为文革,他看到师兄不再是他的霸王。与师兄最后一次同台,他终于知道他的霸王不是真的霸王,自己也不是真的虞姬。他所做的一切,只是需要一个霸王来成全他。

亚洲城网址,其实程蝶衣的师傅早已对他说过:人只有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他与师兄同台演出那么多场的《霸王别姬》,直到最后他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师兄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救世主。他得不到虞姬的霸王。最后程蝶衣拔剑自刎成全他对虞姬的从一而终。他同虞姬一样选择了同样的方式成全自己。

谁也不是谁的救世主,人只有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程蝶衣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